網站首頁 融資平臺 信息服務 創業平臺 人才服務 管理咨詢 技術創新 市場服務 維權服務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綞瑠鏈嶅嫏 >> 文章內容

吉林省法院發布服務保障民營企業健康發展8個典型案例

發布日期:2018-12-07

    12月4日省法院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為認真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重要講話精神,貫徹執行省委十一屆四次全會精神,省法院研究制定了《依法服務保障民營企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稱《指導意見》),指導全省法院大力加強服務保障民營企業健康發展各方面工作。

  《指導意見》提出充分認識服務保障民營經濟健康發展的重要意義、要求全省法院切實轉變司法理念和司法作風、加大對民營企業產權的司法保護力度等十四條具體指導意見和服務保障措施,體現了突出貫徹執行、突出發揮法院職能、突出操作性的特點。

  發布會上,還發布了服務保障民營企業健康發展的8個案例,其中,刑事案例2個,民事案例5個,行政案例1個,充分發揮案例的引導和“一個案例教育一大片”的積極作用。

  案例一:東豐縣洪利木業有限責任公司、王利東、王麗萍宣告無罪案

  (一)基本案情

  王利東為東豐縣洪利木業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王麗萍負責公司財務工作。公司成立后,王利東、王麗萍以公司經營需要周轉資金等名義,許以高額利息,向親屬、朋友、同事等大量借款2000余萬元。2012年7月公司停業,2013年3月公司向法院申請破產。

  (二)裁判結果

  法院認為,在指控公司、王利東、王麗萍涉嫌集資詐騙犯罪期間,王利東、王麗萍雖有2000余萬元借款,但大部分用于公司建設和生產經營。公司最終因經營不善無法歸還借款及利息,申請破產,但仍有部分房產、土地等可供執行的財產。沒有證據證明公司及王利東、王麗萍的借款行為主觀上有非法占有目的。公司、王利東、王麗萍的借款行為仍屬于民間借貸性質。故法院判決公司、王利東、王麗萍無罪。

  (三)典型意義

  本案屬于區分企業經營者罪與非罪、正常借款與非法集資界限的案例。法院在審理此類刑事案件中,應嚴格區分經濟糾紛和經濟犯罪的界限,不能因為企業經營虧損,無法償還債務而推定其主觀上有非法占有目的,因此宣告無罪。

  案例二:王亞亮再審改判無罪案(一)基本案情

  王亞亮為通化品尚品公司的實際控制人。2011年,品尚品公司開發通化縣尚品御景灣小區棚戶區改造項目。為繳納土地出讓金,王亞亮作為經辦人用該公司開發的27套商品房作為抵押,與王某簽訂月利息5分、總標的額500萬元借款合同,借期兩個月,王某扣除一個月的利息25萬元,實際向王亞亮給付475萬元。借款到期后又約定展期到2014年4月底,并增加3套商品房作抵押。借款到期后,王亞亮及品尚品公司因資金問題未能向王某還款。王某遂起訴品尚品公司、王亞亮等,經法院主持雙方達成了2014年底償還500萬元及利息的調解協議。后發現品尚品公司提供的房屋和車庫抵押物中有多處房產已重復抵押,案件被移送偵查起訴。2015年9月,品尚品公司向王某償還借款,并達成諒解協議。

  (二)裁判結果

  一審法院以王亞亮犯合同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三年,并處罰金5萬元。判決生效后王亞亮提出申訴,法院依法決定再審。法院審理認為:雙方訂立合同時抵押的30套房屋均在公司實際控制之下,公司尚有能力履行還款義務。王亞亮不具有非法占有他人財物的犯罪故意。后公司已實際償還借款,并取得出借人諒解。王亞亮行為屬于民商事行為,不構成犯罪。故法院再審改判王亞亮無罪。

  (三)典型意義

  本案是區分未如期還款與合同詐騙界限的案例。本案中王亞亮雖有重復抵押行為,屬尚有償還能力,偵查階段其所在公司履行了還款義務,法院再審改判無罪。

  案例三:吉林通冶螺旋管集團有限公司破產重整案

  (一)基本案情

  吉林通冶螺旋管集團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是以生產螺旋管為主業的通化市大型民營企業,年銷售額上億元。2012年末,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因意外身亡,公司陷入困境。經債權人申請,該公司及其子公司進入破產重整程序。

  (二)裁判結果

  法院裁定,認可接盤人吉林遠通鋼管制造有限公司制定的吉林通冶螺旋管集團有限公司《破產財產分配及變價方案》。

  (三)典型意義

  本案是破產重整案件。法院通過有效指導接盤人吉林遠通鋼管制造有限公司采取集中債權的方式,最終以“出售式重組”方式成功重整。接盤人對收購該企業所負債務即將全部清償。在審理中,法院始終把工作重點放在如何恢復企業生產、如何保障勞動者權益、如何維護社會穩定等主要問題上,嚴格執行破產法規定,耐心細致做各方工作,最終促成這家大型民營企業成功重整。企業恢復了生產,目前經營狀況良好。

  案例四:佳路公司訴吉林省某中學計算機軟件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糾紛案

  (一)基本案情

  2003年,佳路公司開發了一款學籍管理軟件。2004年,吉林省某中學按照上級教育管理部門學籍電子管理的要求,以980元的價格購買了該學籍管理軟件單機版并一直使用。2008年至2013年,佳路軟件公司將該軟件升級至網絡版并提供相關維護服務,某中學未向佳路公司支付相關費用。佳路公司起訴至人民法院。

  (二)裁判結果

  法院審理認為,某中學一直使用佳路公司開發的學籍管理軟件,雙方存在事實上的合同關系。2008年至2013年,某中學接受了佳路公司對該軟件的升級維護等服務,應支付相關費用。2004年支付的980元僅為單機版軟件使用費,不包含網絡版軟件使用過程中額外發生的費用,按照市場行情和慣例該費用為每年400元。法院判決,某中學支付佳路公司6年的軟件使用費2400元。

  (三)典型意義

  本案是一起人民法院保護民營企業軟件著作權的案件。佳路公司通過軟件升級的方式改進和提高服務質量,某中學一直使用該軟件并接受升級維護等后續服務,應支付相關費用。法院在案件審理過程中,充分保護了佳路公司的著作權。
 

    案例五:長春市泰達煤炭銷售有限公司訴琿春礦業有限責任公司運輸合同糾紛案

  (一)基本案情

  長春市泰達煤炭銷售有限公司起訴琿春礦業有限責任公司,后者對拖欠運費8087497元的事實無異議。拖欠運費造成長春泰達煤炭公司資金周轉困難,無法正常運行,2018年3月停止運輸業務。訴訟中長春泰達煤炭公司向法院提出訴訟保全申請,法院依法凍結了琿春礦業公司的銀行存款。

  (二)裁判結果

  法院主持雙方達成如下調解協議:琿春礦業有限公司于2018年11月7日前支付給長春泰達煤炭公司運輸費340萬元,于2018年12月20日前支付60萬元,于2019年1月至7月間每月20日前分別支付50萬元,余款8月20日前支付完畢。如未按上述約定支付,需承擔拖欠運費利息。調解當天,法院依當事人申請解除對銀行存款的凍結。

  (三)典型意義

  本案是一起法院通過調解方式成功化解國有企業與民營企業債務糾紛的案件。法院在案件審理過程中,堅持平等保護原則,依法審慎適用強制措施,盡最大努力減少財產保全對企業正常生產經營的不利影響。最終促成了煤炭生產企業和運輸銷售企業之間的一次“握手言和”,既維護了民營企業的合法利益,又防止徑行判決可能導致國有企業陷入困境。法院的調解結果為實現企業雙贏起到了重要作用。

  案例六:靖宇縣福生水利有限公司訴吉林省高等級公路建設局財產損害賠償糾紛案

  (一)基本案情

  靖宇縣福生水利有限公司經營的福生水電站,是一座以發電為主、兼顧旅游等綜合利用的小型水電工程。省公路建設局在建設鶴大高速公路過程中,工程由某公司實際承建,工程的荒溝門大橋、高麗城子大橋分別位于福生水電站壩址上、下游。福生水利公司向法院起訴要求賠償損失,并提交鑒定申請。鑒定結論為:福生水電站下游高麗城子大橋在施工期間,大橋一、二期施工平臺圍堰導致水庫尾水位抬高,影響了福生水電站發電尾水,高麗城子大橋的建設與福生水電站發電量的減少存在因果關系,影響福生水電站發電效益394萬元。

  (二)裁判結果

  法院審理認為,由于橋梁建設及施工中進行圍堰,影響了福生水電站正常發電,給福生水利有限公司造成了經濟損失。該損失雖然不是省公路建設局實際施工所致,但其作為工程的發包人、管理人、設計人,施工方是按其提供圖紙進行施工,因此其應當承擔賠償責任。法院判決,省公路建設局賠償福生水利公司394萬元。

  (三)典型意義

  本案是一起民營企業因工程施工遭受損失而請求賠償的案件。工程建設中,鐵路、公路、橋梁等工程施工往往會對企業經營或收益造成不利影響,對此工程發包方、施工方都有避免造成不利影響的義務,否則將承擔賠償責任。

  案例七:中信國安申請執行吉電房地產公司案

  (一)基本案情

  2014年,吉電房地產公司向中信國安借款2億元,并簽訂《具有強制執行效力的債權文書公證書》。借款到期后吉林房地產公司未還款。中信國安向法院申請執行。法院查封了吉電房地產公司開發的“南郡·水云天3號”項目房地產,并凍結了公司銀行賬戶。后吉電房地產公司因無法繼續銷售房產,資金鏈斷裂,無法正常經營,引發施工單位紛紛起訴索要工程款,眾多團購業戶上訪要求解除查封并交房。

  (二)執行過程

  法院審查認為,如進入強制拍賣程序,吉電房地產公司及關聯公司都將瀕臨破產,可能引發系列矛盾,執行效果不夠理想,應當采取對吉電房地產公司的房地產進行活封、活扣方式執行,允許吉電房地產公司在法院監管下銷售房屋,銷售回款轉入法院指定賬戶。經多方努力,現吉電房地產公司已銷售回款近3億元,申請執行人的債權已基本得到實現。

  (三)典型意義

  本案是一起法院靈活運用執行措施取得較好效果的案件。法院在執行過程中,慎用強制措施,積極促成當事人執行和解,既實現了申請執行人的債權,又避免了強制拍賣可能帶來的損失,實現當事人雙贏。

  案例八:公主嶺新康飼料有限公司訴公主嶺市鹽務管理局行政處罰案

  (一)基本案情

  2013年以前,飼料企業使用的添加劑標注為“食鹽”,由鹽業部門專營監管。2013年底,國務院修訂實施《飼料和飼料添加劑管理條例》,明確飼料添加劑由農業部門管轄。農業部發布《飼料添加劑品種名錄》,明確未列入名錄的為違法產品,“氯化鈉”列入名錄。2014年3月,公主嶺新康飼料有限公司先后從某調味品公司購進“不一樣”牌飼料添加劑氯化鈉共計125噸,作生產飼料用。公主嶺市鹽務管理局對新康公司檢查時查獲該批飼料添加劑氯化鈉,當即予以扣押。經檢驗,被扣押的飼料添加劑中氯化鈉的含量為99.7%。公主嶺市鹽務管理局以新康公司違反《食鹽專營辦法》為由對其作出行政處罰決定:責令改正違法行為;沒收剩余飼料添加劑氯化鈉105.82噸,并處罰款26萬元。新康公司不服,提起行政訴訟。

  (二)裁判結果

  法院審理認為,新康公司從經農業部批準的、依法取得生產銷售許可的調味品公司采購飼料添加劑氯化鈉,并在飼料生產中使用,符合《飼料和飼料添加劑管理條例》等相關規定。公主嶺市鹽務管理局以新康公司購進的飼料添加劑氯化鈉屬于食用鹽和畜牧用鹽為由,適用《食鹽專營辦法》相關規定予以處罰,該處罰所依據的事實證據不足,法律依據不充分。法院判決:撤銷公主嶺市鹽務管理局針對新康公司作出的行政處罰,賠償新康公司被違法沒收的105.82噸飼料添加劑氯化鈉的實際損失71534元。

  (三)典型意義

  本案是一起民營企業因行政處罰違法遭受損失而獲得賠償的案例。本案中新康公司從合法企業采購飼料添加劑氯化鈉,并在飼料生產中使用,符合相關規定。鹽務局所做行政處罰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應予撤銷并賠償損失。

來源:人民日報



大庆麻将1098 博格体育网-体育赛事资讯网站 莱特币客户端下载在哪可以下载 星悦云南麻将丽江卡二条 网上彩票投注app 乐和彩广东11选5 云南快乐10分下载 莱特币交易平台 淮滨棋牌麻将下载 任选9奖金预测 澳洲幸运8计划软件 北京中彩网 股票平台出租 花开棋牌下载 南昌麻将千术教学 重庆时时彩算法 安徽25选5走势图